泰州施耐庵陵园门票价格

墓区总占地1.12万平方米。施耐庵墓坐北朝南,呈圆形封土堆,有砖墙围护。墓前立墓碑,墓台南边有一座高5米,宽11米的砖砌三门牌坊,中坊门额刻有“耐庵公坊”四个大字。土墩上竖有赵朴初撰写的“重修施耐庵墓记”碑刻一座。墓东南建有施耐庵资料陈列室,陈列施耐庵家谱及其生平资料。整个陵园,亭、桥点缀,树木葱葱,十分清幽。1957年、1982年两次被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。 墓区总占地1.12万平方米。施耐庵墓坐北朝南,呈圆形封土堆,有砖墙围护。墓前立墓碑,墓台南边有一座高5米,宽11米的砖砌三门牌坊,中坊门额刻有“耐庵公坊”四个大字。土墩上竖有赵朴初撰写的“重修施耐庵墓记”碑刻一座。墓东南建有施耐庵资料陈列室,陈列施耐庵家谱及其生平资料。整个陵园,亭、桥点缀,树木葱葱,十分清幽。1957年、1982年两次被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。 文保牌 在施工工地内穿行而过,终于看到了施耐庵墓,走近后方看明白:其实施耐庵墓位于小河的对岸,但因为旧桥已被拆除,新桥还未连通,需要绕一个大大的弯路。我本想通过跳跃桥墎的方式跨过河去,但站在岸边鼓了几回勇气,还是觉得没有把握,于是放弃了这种打算,让司机退回到大道上。 在大道边,重新打听施耐庵墓前行的路径,果真得知另外还有一条小路可以前往施墓。于是让司机在原地等候,我按照路人的所指步行前往,没费什么力气就穿到了小河对岸。 施耐庵墓 施耐庵墓在小岛的中央,墓前的石碑刻着“大文学家施耐庵之墓”,这么现代的名称,无论将墓碑怎么做旧,也是个新东西。我倒并不介意墓碑的新旧,最关心的是,它究竟是不是施耐庵的真墓?可惜,没有人能给我正面的回答。我看到墓旁摆着三个花篮,而后试着辨析花篮上的落款,看看是什么人来给这大文学家扫墓,可惜未能如愿。 (二)只剩下了罗氏祠堂 罗贯中祠堂位于山西省晋中市祁县西六支乡罗氏河湾村南谷恋街24号。从文水县前往河湾村的路很是难行,道路上大坑连连,只能尾随着大货车一步一坑的向前行,离河湾村仅有三公里路程时,导航仪却显示前行的路不见了,没办法只好四处打问,从一片田地内总算绕进了村中。在村中遇到村民就问路,但一路问下来仍然不得要领,于是来到大队部,在大队部门口看到一排晒太阳的老人,我向一位老人请问罗贯中祠堂在哪,他却说让他上车,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于是问司机,司机说老人知道祠堂的钥匙放在谁家,他准备带我们去取。没想到如此顺利地遇到了知情者,这倒让我有些不适应。 但显然有点高兴得太早,跟着老人开到某家门前,老人进屋后不久又走了出来,他说此家人称,其父亲去大队部旁的一户人家中打麻将了。无奈,又重新返回大队部,然而此人听说有人找他,他就骑车回家了。好事多磨,只好重新上车,再次来到此家门前,但又被告知老人拿上钥匙到祠堂去了。如此折腾,让我那仅有的一点耐心迅速消散,忍不住焦躁起来,于是我决定不再让司机在这窄小的村路上绕来绕去,请他停在方便的地方,我独自步行去寻找祠堂。 祠堂外观与匾额 我当然不知道祠堂在哪里,只能一路打听,好在这个村子的面积并不十分广大,总算找到了祠堂。在祠堂门口看到了晋中市的文保牌,古老的木门楼上,悬挂着彩旗,上书“财运□通”,因为第三个字的那个彩旗被风卷了起来,我猜想这个字应当是“亨”,但罗氏祠堂上挂财运亨通,似乎有些不搭界,然而最大的问题是大门上着锁,我只能站在院落拍照。看来赌气解决不了问题,我正琢磨着如何能够翻墙进入院落,可惜这堵砖墙足够高大,没有让我施展身手的地方。正踌躇间,那位带路的老人领着开门人将门打开了。 罗氏后人 我问老人村中是否还有罗氏后人,他说自己就是,说了几遍自己的名字,因为口音很重,我听不懂,老人见此,从我手中拿过纸笔,写下了“罗维爱”三个繁体字。字写得很漂亮,有着硬笔书法的味道,这让我惭愧,原因倒不单纯是因为我自己的字写得丑陋,更重要的是我对老人的看法:我刚开始见到他时,他坐在大队部门口的墙根儿晒太阳,十几位老头老太太坐一排,手插在袖笼中,呆泄的目光直视着前方的街景,我本以为他是认不了多少字的老农,然而他能随手写出如此漂亮的字迹,岂止是只能认得几个字。我接着又犯了另一个低级的错误,向老人请问贵姓,老人一笑:“罗贯中的第十九代孙,只能姓罗了。” 祠堂是窄窄的一个长溜,占地面积约两亩地大小,走进院落,正前方仅是小庙状的祠堂,空空的院子中仅有一棵像枯死后的古树,这种树我没有见过,开门的老人介绍说,此树叫木瓜树,是南方的木种,几十年前枯死了。我在东南亚的各个地区曾经见过木瓜树,但跟这棵树的外形完全不同,我怀疑老人说的木瓜是不是因为口音的问题,于是我写出“木瓜”二字请老人确认,他点点头说就是这种树。 罗氏祠堂